幸运飞艇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教育类 > 教育理论 > >

发挥博物馆教育功能 坚定青少年文化自信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一个博物院就是一所大学校。”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省西安市调研时曾指出,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同时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在传承祖先的成就和光荣、增强民族自尊和自信的同时,谨记历史的挫折和教训,以少走弯路、更好前进。

文物是一个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物质载体,博物馆蕴藏着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文化基因,是教育的特殊资源和重要阵地。而青少年是中华传统文化传承的中坚力量,增强其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归属感对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因此,传承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要充分发挥博物馆的藏品资源优势和社会教育功能,深入挖掘和系统阐述文物所蕴含的文化内涵和时代价值,以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传播方式挖掘和讲好“中国故事”,深化青少年对中华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了解,让文物成为青少年的“教科书”,将博物馆打造成青少年的“第二课堂”,使青少年在文化熏陶中获得丰富的精神滋养,坚定青少年的文化自信。

早在2015年,我国就颁布实施了《博物馆条例》,确立了博物馆作为国民教育体系有机组成部分的法律地位。近年来,各地博物馆通过开展主题参观、专题讲座、研学实践等系列活动,积极探索博物馆在青少年教育上的新模式、新路径,为推进博物馆教育与课堂教学、综合实践的有机结合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仍存在教育内容和形式不丰富、不新颖,学习教育未形成常态化、制度化,对青少年教育服务能力有所欠缺等问题,导致博物馆资源利用率教低、教育成效不明显。

如何更好地发挥博物馆在青少年传统文化教育中的重要作用,让博物馆教育真正贯穿国民教育始终,着力用优秀传统文化培养学生的道德情操和综合素质,以适应社会发展需求的先进教育理念,促进博物馆事业和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广大文博单位工作者深思。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三点发力。

一、建立馆校合作长效机制,把课堂搬到博物馆里

博物馆是以教育、研究和欣赏为目的,收藏、保护并向公众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物,经登记管理机关依法登记的非营利组织。作为公共文化服务场所与载体,把教育功能放在首位,博物馆社会教育职能在当代的重要价值与意义毋庸置疑。

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博物馆与学校是相互补充、相互延伸的合作关系。学校是常规教育机构,博物馆是社会教育机构。推动博物馆“牵手”青少年教育,加强文博、教育主管部门的联动,建立馆校合作长效机制是重中之重。

各地应进一步明确博物馆社会教育的职能,明确教育部门参与博物馆教育教学的职责,建立文博、教育部门协调机制,整合、统筹各部门的资金、场地、人员等资源,积极做好博物馆与学校的需求对接,促进馆校合作,建立青少年定期参观博物馆机制,将博物馆教育纳入学校教学计划、规范相关课程设置。

博物馆还需设立专门的教育部门,结合学校的教学需要,充分挖掘和利用馆藏资源,与学校教师共同开发特色培训课程,丰富场景教学,提供有针对性的教育服务。同时,可以鼓励青少年在博物馆情境下开展项目性学习,在馆内工作人员和学校教师的指导下,以小组为单位,通过自主学习、分工协作的方式分阶段、有目的进行自主探索,培养一批主动学习、善于思考、勇于创新的新时代青少年,形成可复制推广的馆校合作模式。

在这方面,欧美等发达国家提供了可借鉴和学习的经验。在美国,博物馆不管规模大小,都设有专门的教育部门,配合学校教育。该部门通过为学生在博物馆设立专门的教室、实验室,或者开办专供儿童参观的陈列室,提供有偿借用的图片、幻灯、标本、模型等方法,为来博物馆参观的青少年提供服务,有效地强化了博物馆与学校的联系。欧洲最大的科普博物馆,位于法国巴黎东北部的维莱特“科学与工业城”,则为12岁以下的儿童开设了4000平方米的“儿童馆”,并针对青少年开设 “维莱特班”,将整个班级搬到“科学城”上一至两周课,学生利用馆内设备及展览所提供的知识,在教师和工作人员的指导下,亲手完成科学小实验。

二、寓教于馆以趣激学,将青少年“引进来”

博物馆的价值,不止于馆藏、不在于教化,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启蒙、启迪。博物馆承载着中华民族在悠久历史长河中的岁月印记,是青少年学习知识、陶冶情操的好去处。然而,如何吸引青少年走进博物馆、爱上博物馆,却是博物馆亟需解决的关键问题。

当代青少年天性活泼,好奇,思想越来越独立,如果只是单纯对文物和历史地刻板讲述,难免空洞乏味。我们唯有出“奇招”,不断创新博物馆的表现形式,用符合青少年认知规律、广受欢迎的形式,突出趣味互动性和参与性,抓住他们的“心”,让他们从中尝到“甜头”,才能吸引他们去感受文物的魅力和价值,从而引发思考,深入认识文物背后所承载的文化内涵。

为青少年量身打造一些创意活动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如开展情景模拟互动、体验创意手工、举办夏令营、兴趣班等,用青少年喜闻乐见的方式,讲述他们关注和渴求的内容,让他们在一次次充满奇思妙想的活动中,激发出学习的兴趣,让“高冷”的文物与历史知识巧接地气,走进青少年的生活,带他们“穿越时空”去触摸历史、感受宇宙空间,用双手、双眼发现和认识世界。

比如,湖南省博物馆在2019年国际博物馆日推出了一款名为《马王堆符文之谜》的解谜游戏,为青少年开启了全新的观展体验,前期预约便一票难求。这款可以在博物馆实地玩的解谜游戏,系为湖南省博物馆“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量身打造的。创作团队依据马王堆汉墓的考古资料,虚构了一位X教授。他参与了马王堆汉墓的发掘,又不得不在特殊历史时期保守一个秘密。观众则需要根据X教授留下的包裹,去解开这个秘密。“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就像是参与者大展身手的“密室”,观众手中的道具、现场的文物,都是解开秘密的关键。

当然,青少年不只是博物馆的观众,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者。让他们参与博物馆的文化传播,博物馆教育功能的意义才更为深远。很多博物馆为青少年提供了做志愿讲解员的机会。青少年在接受专业培训的过程中便能认知和理解中华文明和科学知识,然后再加入自己的思考和见解,通过义务讲解的方式将中华传统文化正能量传递给更多的观众。这样的过程对青少年是一种挑战,却能让他们在实践中,在强烈的氛围中爱上传统文化、爱上科学、爱上博物馆。而博物馆在这一过程中,也以一种轻松活泼却颇有成效的方式实现了文化的传播和教育。

三、延伸文化传播和服务,推动博物馆 “走出去”

酒香也怕巷子深。博物馆教育不仅要将青少年受众“引进来”,也要更加主动地推动文化传播“走出去”, 将文化触角广泛延伸,为丰富青少年的精神文化生活创造更多可能。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教育理论”的文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